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Florence Eid-Oakden > 伊拉克石油业如果开始行动,将改变中国的游戏规则

伊拉克石油业如果开始行动,将改变中国的游戏规则

·       更高的伊拉克油气生产出口对于满足全球尤其是亚洲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以及长期加固全球石油市场至关重要。

·       预计到2035年,经合组织对于石油资源需求减少,中国将消费全球一半以上的石油资源,比重上涨60%。(图表一)

·       在大型维护重建计划不受持续的安全问题与政治紧张局势阻碍的前提下,伊拉克对华石油出口占中国需求比重预计将从现在的5%增长至2035年的20%

关注北京-巴格达的关联

到2020年,伊拉克石油产量预计将由目前日产约300万桶增加一倍,并于2035年达到日产830万桶。这一增长对于配合到2035年全球能源需求(预计增长35%)十分关键(图表二)。理想状况是伊拉克将会成为全球供应增长的最大贡献者。届时将供应全球石油输出预计增量的45%,同时在2030年代超越俄罗斯成为继沙特后第二大石油出口国。

具体来看,作为受石油市场青睐的主要低硫原油生产国,伊拉克可以将自己定位为一个高质量的市场稳定因素,就像沙特阿拉伯将自己定位成为当今举足轻重的“无约束产油国”。

为了能够在2020年达到并保持每日900万桶的生产能力,未来20年用于恢复和发展伊拉克石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需求预计为4000-6000亿美元。推迟投资可能造成重要的财政影响。例如,检修国家7000公里受损管线以及与海湾内陆联通达到日均产水800万桶这样大规模计划遇到耽搁将可能威胁到年均2000亿美元的收益。到目前为止,缓慢的石油设施恢复以及频繁的设施受损打破了我们对于伊拉克2013年石油日产量达到370万桶的期待。今年截止至今,伊拉克日均产量约300万桶。

差不多一半的伊拉克石油都进入了中国(每天约150万桶)。这构成了中国5%的石油进口量。由中国石油企业开发的油田有望在2020年日均生产200万桶石油,到2035年该数字将会接近300万。这也为伊拉克官方管控石油设施安保增添了更多赌注。

由于上个月针对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石油”)在伊拉克艾哈代布油田的袭击以及设备失窃,使对于中国石油企业的潜在干扰造成的影响越加严重。虽然这次袭击事件与阿尔及利亚英纳梅那斯石油设备遭袭事件无法相提并论,但是这加重了在动荡地区,尤其是阿拉伯之春后,实施工程面临的持续风险。

相互依存逐渐加强

虽然伊拉克中央政府对于石油开采权制定了严格的条款,中国国有石油公司已经在伊拉克南部油田占主要地位。与创造利润这一因素相比,确保中国石油需求成为首要目标。

伊拉克对于中国经济外交政策“新安全观”是一个极好的例子,通过经济互存的软实力增强影响力。如今,中国需要确保伊拉克拥有一个适于中国投资的政权持续存在。政府稳定性仍然引发担忧,尤其是2014年四月的选举将近。可能造成伊拉克总理Nouri Al-Maleki垮台的利比亚式革命在伊拉克存在尾部风险。

对于中国石油企业而言,在伊拉克继续前进的方法之一是在库尔德斯坦地区扩大业务规模,该地区在石油开采权方面提出了更优条件。此前中石化在伊拉克因在库尔德斯坦地区获取项目收到伊拉克中央政府投标禁令的经历也许会威慑到其他公司。但是中国计划今年底前通过政治、经济和文化纽带开启中国在库尔德斯坦的外交任务。除了石油产业以外,库尔德斯坦还能够创造更多吸引中国企业的投资机会。

了解更多有关伊拉克市场发展动向,请点击这里


如果您希望联系该博客作者,请登录www.arabiamonitor.cn 新浪微博:@ArabiaMonitor阿拉伯观察

Arabia Monitor是一家专注于中东北非地区新兴市场经济及市场的独立研究公司。我们前瞻性的视角让我们用更广阔更长远的见地理解当下地区发展趋势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