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Florence Eid-Oakden > 中东北非地区过渡处于关键节点

中东北非地区过渡处于关键节点

·     由于乌克兰危机引发不断升级的俄美紧张关系可能造成伊朗谈判延迟,五大常任理事国或许在伊朗问题上难保一致性

·     多国召回驻卡塔尔大使成为海湾地区前所未有的事件。近期海湾国家关系值得关注

·     由于埃及内阁辞职引发对于改革步伐的耐心缺损和打击穆兄会的意见分歧

莫斯科-基辅僵局:叙利亚谈判的又一障碍

自2008年,乌克兰经历了三次经济衰退。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被进一步放大。这也正好为俄罗斯带来收回其历史所承认的领土-克里米亚的大好机会。

我们将从这一政局发展对中东北非地区的影响进行分析。我们认为不大可能发生的最好情形是这一紧张局势升级尽快平复。而最糟糕的情形则肯定是内战,我们同样认为其发生的可能性很低。

如果普金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坚守立场,其在国际背景下将更有底气。同时这也会反映在中东北非地区局势中,意味着阿萨德将从事件结果中受益。

另一种情况下如果普金做出大的让步,这将为阿萨德政权带来更多时间,因为国际外交重点将分流至乌克兰危机。至少,这能将其从国际外交以及众多中东热点中暂时转移。

我们并不认为普金会被彻底击败,这也将致使其在叙利亚问题上损失建设性作用。这一情况从各方面看都不乐观。

除了对于阿拉伯世界的影响,乌克兰局势同样会对三月的伊朗谈判产生作用。

美国与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僵局将可能致使五大常任理事国在伊朗问题上难保一致性,从而效率也将降低。这并不一定会帮助伊朗获得有利条件。进程很可能被推迟,随之危及谈判。伊朗此时面临改善经济的国内压力。

伊朗总统鲁哈尼面对来自改革者以及认为其改革速度过快且不合时宜的保守派的双面压力。至于对达成一个更加全面协议的进一步延迟,压力将可能增加,情形可能更加险恶。

 前所未有的海湾局势:不合之趋势?

三月五日,沙特阿拉伯、巴林和阿联酋召回其驻卡塔尔大师。这在海湾一兄弟相乘的国家内可能是前所未有的事件。尽管还有必要继续进行观望,该事件无疑与有关国家在叙利亚和埃及问题的分歧相联系。

包括一名阿联酋警察在内的三名警察在巴林什叶派村落遭杀害事件成为自海湾警力三年前部署巴林后首个涉及其人员的意外事件。这一死亡事件对于一个乐意同伊朗保持相对灵活性关系的国家造成一定影响。

伊朗与巴林什叶派动乱间的联系极具争议,如果达成核协议,这一死亡事件将只会促使海湾国家加大对确保伊朗不在地区外交政策上获得免费通行证的力度。这一事件使得伊朗更进一步参与地区局势,甚至比黎巴嫩和叙利亚的真主党更加紧密。

然而,在沙特-伊朗关系上似乎有积极的迹象。近日沙特驻伊朗大使(Al-Shihri)与鲁哈尼总统之间发表建设性的发言。前者表示:为更好的双边关系,外交生态系统似乎正在生发。

埃及崎岖民主之路将不会具有线性

埃及内阁辞职可能是在工人罢工、军队暴力以及经济不振背景下减轻不断增长的失望的尝试。对于军事镇压的意识形态立场分歧成为埃及路线图落实上的一个特点。这也成为内阁辞职的可能原因。

虽然对改革能力仍存在疑问,但是对于改革的迫切期待是真实的。渴望吸引国际投资者回到埃及更是千真万确,并且正在进行。来自海湾的支持首当其冲。

然而,这里仍存在显而易见的问题,即在埃及如何创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在这样的情形下,一个巴掌拍不响,正在认真反省的穆兄会仍然有重要角色需要扮演。但是这也需要时间,同事,埃及的系统可能会使经济方面首先振兴,随后路线图进一步落实。然而,多快能够看到一个更加包容的,独立与选举的政治和经济系统仍不明朗。众所周知,尤其是经济包容性不仅仅与选举有关。

了解更多有关非传常规源对中东北非影响的分析,请点击这里


如果您希望联系该博客作者,请登录www.arabiamonitor.cn 新浪微博:@ArabiaMonitor阿拉伯观察

Arabia Monitor是一家专注于中东北非地区新兴市场经济及市场的独立研究公司。我们前瞻性的视角让我们用更广阔更长远的见地理解当下地区发展趋势

 
推荐 1